高爷的胖次

想当那只熊🐻
低产如内裤
肉桂卷love love
"Kiss kiss to you too"

【肖根】Shut up, Shaw.

少女锤为什么这么带感……今天的少女心被满足了hhhhhh

银火绒:

是否原创:原创


配对:Shaw&Root


等级:我这么纯洁当然是全年龄向!


特殊题材警告:大锤转性变少女


作者有话要说:第一次写肖根文,完全是因为微博上各位大大们脑洞堪比天际,带的我也蠢蠢欲动,再加上糖少,只好自己产了。可能有点烂尾,求轻喷。脑洞来源见下图暖锤。









这是个没有号码的休息日,Shaw不用一大早起来就坐在车子里或天台上盯梢,Root也不用靠不停地换身份在美国各地跑,她们可以去一家顶级牛排店享受一番,搞辆跑车兜兜风,要是情绪好,还能在车里来场爽过牛排的性爱——如果Shaw没有被一本不知从哪儿翻出来的言情小说搞到眼眶发红的话。


 


Root觉得自己疯了。她确实进过精神病院,但和被迫与那位没有想象力的无聊院长聊天的日子相比,现在这一刻更让她怀疑自己。


 


Shaw穿着黑色背心,下面只有一条短裤,整个人懒散地斜靠在沙发上,怀里还抱着一个抱枕。头发潮潮的,应该是刚洗完澡不久——她还给自己搞了一个刘海!冬日的阳光从窗外斜斜地洒进来,让这位前特工看起来像个毫无杀伤力的、甚至可以说是柔弱的普通女孩子。


 


“Shaw……”Root试着叫了一声,发现自己嗓音暗哑。


 


“你醒啦!嘿,睡了真久啊。我给你做了早餐,不过现在估计凉了,我们可以直接吃午饭了。”Shaw从沙发上坐起来,揉了揉红红的眼睛。“我在桌子底下发现了这本书,看起来像是上一个房客落下的。男主角真是感人!你有空也看看吧,不过要等我看完啊!”


 


……


 


什么跟什么?!Root几乎后悔自己刚才没有跳窗逃跑而是选择和这个女人打招呼了。她喋喋不休,笑容温暖,眼神里好像有点羞涩。她声音低沉但声线柔和,像平稳的从脚背徐徐攀上的大提琴声。她不是Shaw。


 


Root的大脑在飞速转动。沙发上的女人趴在靠背上,正眉飞色舞地给她讲那本小说里的情节。最近的号码危险性都不高,而且有Reese在,Shaw应该不会受什么能导致精神错乱的头部重伤。昨晚她们的睡前运动确实有点激烈,但自己绝对没给Shaw注射奇怪的药物——好吧,也许有一些镇静剂、催情剂什么的,但那很正常啊——也没有磕到头、玩打打杀杀的角色扮演。要立刻带着她去找Harold吗?或者电昏她,绑起来,等她自己恢复?要么干脆打一架,唤醒她体内的嗜血灵魂?


 


“呃,你起得好早啊。”Root这回真的手足无措了。


 


很明显她根本没在听Shaw饱含热情的叙述,不仅如此,还在对方讲到最动情,再次红了眼眶的时刻用一句奇怪的话打断了她。Shaw有些受伤了。“嘿,你没在听我讲话,难道你不喜欢James吗?你还好吗?”


 


一个白眼。好吧,这个女人现在就是个废物,一点也不性感,不Cool,屁用没有,但她不能把她交给Harold,至少现在不能。鉴于眼下Samaritan仍掌握着监控大权,形势不容乐观,Harold一定会把她锁在地铁站,这对真正的Shaw不公平。何况……Root的好奇心被吊起来了,也许这样会很好玩?


 


“哦,对不起,刚睡醒,晕晕的。”Root露出她的标志性无辜表情,拿了一杯煮好的咖啡,钻进沙发上Shaw的怀里,“今天有什么计划?”


她其实是做好被推开的准备的,Shaw讨厌不必要的肢体接触,但那人却温顺地环上她的腰,下巴搭在她的肩膀上,黑发在耳旁一扫一扫的,Root瞬间就僵硬了。“去吃牛排吗?”话脱口而出。


 


身后的人绝对在开心地笑,看来性格再怎么变,爱吃的属性是变不了了。三个街区外新开的那家据说不错,开车去邻市的米其林餐厅也可以,或者干脆偷架私人飞机,跑去弗罗里达晒太阳?哦,她忘了Shaw现在是个普通姑娘,太高调她怕她跟不上,还是市内转悠吧。What a pity!Root喝完最后一口咖啡,站起身准备换衣服。


 


“Sweetie~”她刚离开她的怀抱,Shaw就又缠过来,抱着她的大腿,满眼柔情。“你忘了早安吻~”


 


Root脑袋上大概在冒热气了,原来这就是五雷轰顶的感觉啊。这一切真是太,恶,心,了。她从来没像现在这样抗拒亲吻Shaw,但眼前的眸子里满满的爱意和期待,配上她爱了那么久的那张脸,她僵了几秒,随即快速的落下一吻,落荒而逃。


 


散步去牛排店的路上,Shaw一直在说话,那本小说啦,天气啦,刚才擦肩而过穿着古怪的男人啦,那条小狗好可爱啦。Root的嘴巴抿成一条线,耳朵嗡嗡作响。刚开始她还能听进去,还能适当的给予回应,到后来就完全是放空状态,任身边的人自顾自说下去。她的脊背挺得笔直,走路的姿势很不自然,这都怪Shaw的手——她们在牵手。Root长这么大,还没和谁牵手走路过,这感觉那么别扭,手臂没办法自由摆动,步速不能快不能慢,好像连呼吸都得迁就另一个人,让她浑身难受。她特别想甩掉这个女人,随便跳上一辆车跑得远远的,等The Machine给她一个新的身份,赶紧投入下一个任务。但当她侧过头看身旁的小个子时,鼻梁的弧度那么熟悉,嘴唇的纹理那么熟悉,因为阳光而微微眯起的双眼那么熟悉——好吧,也许这个奇怪的刘海她不太熟悉,但整体上,这个自己连做梦都在渴望的女人,正走在自己身边,牵着她的手,聊着不咸不淡的话题。她们像一对普通的情侣,没有精神病没有二轴,最幸福的时刻就是给对方做早餐。


 


Root有种梦想以奇怪的方式成真的感觉。


 


“嘿!那本书有第二部!”Shaw突然停下对纽约交通的批判说道,脸上满是兴奋的表情。Root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一家小书店,橱窗里展示的都是没什么营养的三俗言情小说,其中一本和家里那本该死的“房客遗留物品”封面相同。


 


又一个白眼。Jesus. 关于梦想成真的话,当她没说。


 


吃饭的时间是Shaw一天里唯一安静下来的时刻,她的嘴忙着大口咀嚼牛排,间或喝口红酒,吃点沙拉,实在是没空说话。Root像终于从小孩儿群里逃跑,获得短暂休息的保姆一样,大大松了口气。为了让Shaw多吃一会儿少说几句,她点了三人份的食物,自己只吃了几口蔬菜。饭后,两人决定去商场。


 


好吧,其实是Shaw决定去商场,她的礼服太少了,常服也多是黑色背心黑色衬衫黑色毛衣,看来这位特工小甜心不喜欢她的主人格的品味。Root正打算以第三个白眼拒绝这个听起来无聊透顶的提议,转念想起自己的几件皮衣在前几次任务中不是被火烧了就是被刀划破了——也许偶尔通过正常人的手段买几件衣服也不错。


 


今天的天气太好了,是个适合情侣亲子外出游玩的美妙星期日,商场里人来人往,店员们都打起十二分的精神,离着二百米就开始热情的招徕顾客。但踏进暖气十足的巨大建筑物的下一秒,Root就后悔了。她实在不适合这种场所,要不是任务需要,她宁愿一辈子待在屋里和电脑为伴,当然要是有Shaw就更好了。后者倒是兴奋之情溢于言表,双眼亮闪闪的,好像把前半辈子感受不到承载不了的情绪一下子全装进去了。和那些喜欢逛街的女孩子一样,Shaw立刻投入“战斗”,和店员攀谈,一只手拿两三件衣服,来回比较,进进出出试衣间,不厌其烦。Root脸色阴沉地站在一边,听着对方对这一件的款式进行批判,对另一件的颜色挑三拣四,时不时还要应付一下那双充满期待的黑眸,勉强但装作真心地表示这样搭配真的很棒。


 


“Honey,这条裙子会显得我太胖吗?”


 


“这个的颜色会不会太亮了?”


 


“天哪,这个设计好棒,你觉得呢?”


 


“我以为这两件穿在一起会不错,为什么这么难看?难看吗Root?”


 


她觉得自己的耳膜要被烦碎了,右耳后方的伤疤隐隐作痛,头也开始打鼓一样阵阵的疼。那些衣服性感,却有些俗气,颜色艳丽,有些还带着花纹或流苏,用Root的话来讲——不可理喻。“你绝对会后悔的。”在第一百次这样想时,她没忍住说了出来。


 


Shaw放下手里的毛皮大衣,满脸惊诧地回过头,“可你刚刚说它很称我。”眼神委屈,像受伤的小狗。


 


去他妈的受伤的小狗,我骗你的,所有这一切都蠢爆了,我现在只想用你冰箱里的枪一枪崩了你。


 


当然Root没说。她打算说的,她都张开嘴了,Fuck的音发了一半,身后突然一阵骚动,有女人的尖叫和孩子的哭闹声。


 


又怎么了,这个世界一直这么吵吗!没等她反应过来,什么人踉跄着撞了她一下,接着右臂传来一片温热感觉,耳边是新买的皮衣撕裂的声音。


 


“嘿!那家伙抢我的包!保安!”撞她的是一个嘻哈装扮的年轻人,已经跑远了,身后跟着一位踩着高跟鞋七扭八歪追上来的妇人。看来是碰上抢劫了,而且犯人很不专业,竟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犯案,难道不该等夜深一点,或好歹挑个小巷子吗?这位女士看起来就像是常年混迹夜店的玩咖,这身打扮,加上手里拎的衣服的样式,晚上应该会很晚回家,完全是手到擒来的猎物。Root翻着今天不知道第几次的白眼,对现状做了大致判断。


 


“女士,您还好吗!医务室在那边,您需要包扎一下!”某个店员凑到Root身边,担心地询问。她这才发现自己的右小臂被划了一个大口子,皮衣在上身后一小时迅速报废。那个蠢货竟然在商场持刀抢劫!Root眼眶生疼,大概是白眼翻多了。然后又忍不住可惜了一下新衣服,这应该是坏的最快的一件了吧。


 


“Root……”Shaw颤颤巍巍地从还在喋喋不休关心自己的店员身后探出头,刘海下的眼睛里竟然有泪水,“你流血了……”她看起来在害怕,担心又害怕。Shaw在怕血?Root要崩溃了,但还是用尽最后一丝理智没有暴走,“没事的亲爱的,别担心,刚才那件衣服,其实我是想说……”


 


“Root!我们去医院吧!别管什么衣服了,你在流血啊!医务室是在那边是吗?快,我们先去做个紧急处理,然后立刻去医院。很疼吧,我们……没事……我没在怕……快走吧……呜……”


 


I love that when you play a doctor. Root在心里对这句自己曾经说过的话重重打了一个叉号。


 


她闭了闭眼,然后终于用尽全身力气对Shaw大吼,“Just shut your mouth up!”


 


世界终于安静了。


 


脖颈处一阵不同寻常的冰凉让Root直觉性地绷紧身子,是枪。想转身,手和肩膀却被一股不可违逆的力量钳制住。“再敢吵我睡觉,一枪崩了你。”左耳传来Shaw低沉愤怒的声音。


 


Root猛地睁开眼,闹钟显示时间凌晨三点十分。微微偏过头,Shaw的黑发垂在她的肩膀上,顺滑温暖。眼神冰冷,没有情绪。灰色的背心衬得锁骨性感无比,端枪的姿势决绝稳健,大臂上的肌肉线条流畅。一切都是她的特工该有的样子,是她所熟悉的样子。


 


没有刘海。


 


是梦。


 


Root瞬间放松了身子,简直要哭出来了。“Sweetie,你弄疼我了。”试着用惯常的调笑语气逗弄Shaw,对方不耐烦地把枪放回枕头下面。“你再吵,就不止弄疼这么简单了。”


 


粗暴而直接的处理方式。Root觉得身体某处被牵动了,潮湿一片。


 


果然只有冷漠的Shaw才能做自己的爱人。


 



评论

热度(152)

  1. Faith阿银 转载了此文字
    少女錘😱
  2. JFM阿银 转载了此文字
  3. 要早睡早起的萝卜阿银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