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爷的胖次

想当那只熊🐻
低产如内裤
肉桂卷love love
"Kiss kiss to you too"

树 Chapter6

写的烂预警,慎看。

我是一个月考作文满分60只得了10分的人。

这次世界线回到Bear身上了

感觉要开始主线剧情了,有点激动

不过回到Bear身上看的人应该会少很多

我当初到底为啥把Bear打造成一个悲情主角的?为什么我不给Bear加主角光环??我自己真是太难懂了

那个蜜汁梦境的文我还在憋,不知道啥时候能生出来

食用愉快。

==============================================

Chap6

我童年的记忆是破碎的,它们常常在梦境里拼成一个个片段向我袭来。

1995年,我和父亲去集会,他把我抗在肩头,我是整个集会的最高点。

1996年,我模仿父亲刮胡子,不小心削掉下巴上的一块肉,父亲焦急的带着我跑出房门。

1996年,万圣节,父亲给我扎好辫子,骑着轰隆隆的哈雷带我到处要糖。

1997年,父亲送给我一条蓝裙子,夸我穿上像个公主。

1997年,我骑车时从山坡上摔下来,摔断了胳膊,蓝裙子变成了泥裙子,父亲暴怒的对我举起巴掌。

1997年,父亲把圣诞节袜子藏在烤箱里,棕熊成了碳烤黑熊。

1998年,我们去野餐,父亲被一通电话叫走,我试图向他撒娇,他把伏特加泼进我的眼睛里,而母亲无动于衷。

1998年,我的手工课作品得了第一,我把那个小火山放在门口,却被拜访的客人踩坏了。醉醺醺的父亲哈哈大笑,叫我小烦人精。

1998年,我被学校的孩子欺负,回家偷偷抹眼泪,母亲买了巧克力薄荷冰淇淋安慰我,却被父亲掀翻在地。

1999年,参加朋友葬礼回来的父亲以为我睡了,偷偷亲吻我的额头。

1999年,没人去参加我的家长会,我躲在厕所哭鼻子,结果被锁在里面整整一晚。

1999年,父亲没有送我圣诞礼物,我和母亲就着窗外的灯火吃着冷硬的黑面包。

我的记忆停在2000年,父母一起离开的时候。

10岁的我试图追上去,却被父亲推到壁炉上,撞破了脑袋。我回到房间,外面有酒瓶摔碎的声音,还有两人扭打时的闷响,我流着血缩在门后睡着了。

“Ivan,你这个小烦人精,别跟着我。”

 

“Ivan,小烦人精,你还想睡到什么时候?”一只靴子踹到了我的肋骨,我猛地一震,睁开眼睛。梦境终归是梦境,无论好坏,我永远也无法回到过去。

这么多年,父亲没什么变化,他还是高大的,胡子拉碴,举止粗鲁,叫我小烦人精。

”你都这么大了,怎么还这么贪睡?”他把我从硬板床上拖起来,“今天还有很多事要做。”

自从上次我被父亲从家里带走之后,他完全没有解释自己这几年的失踪和母亲的下落,只是告诉我是时候子承父业了。我这才了解到父亲是俄国黑帮的头目,黑帮在几年前元气大伤,现在只剩下父亲一人苦苦维持。

但我每天接受的却是枪支,体术,耐力之类的训练,他似乎并不想把我培养成一个接班人,而更想让我成为一个杀手。父亲每天亲自训练我,我总是新伤叠着旧伤,有时前一天才被他卸了胳膊,第二天就要趴在雪地里练习狙击。

“今天你和我出去,我们有个活儿要干。”父亲把手枪藏在靴子里,提着一包C4出了门。

 

纽约。

父亲打昏了救护车的司机,换上医务人员的制服,开着救护车到医院地下停车场,把那个倒霉的司机塞回驾驶室,引爆了绑在他身上的炸弹。

趁着爆炸引起的骚乱,父亲带着我通畅无阻的走进医院,一闪身进入一个拉着百叶窗的急诊病房。

我从未想过,我这一生还能和Caroline Turing再见。

我更想不到,我们再次见面会是在这种情况下,几乎荒诞的发生。

 

房间里是Ms. Shaw和Ms. Turing,在我们闯进来前,Shaw似乎正在为Turing缝针。此刻父亲一把拖过Shaw,用枪指着她的脑袋,示意我去解决Turing。

她肩上的伤口很深,旁边的托盘里还有刚取出来的碎玻璃,但她看起来一点也不痛,只是笑眯眯的看着我。棕色的,像热巧克力一样温柔的眼神,那个我想要溺死的归宿。

我的心无法克制的刺痛起来。

“Hi Bear,好久不见,你好像有了新的兴趣爱好?”

==============================================

给读者营造悬念的文才是好文!!

【其实是后面的脑洞出了点BUG,目前还在修复】

哎对了,我有没说过这是篇虐文?

评论

热度(6)

  1. JFM高爷的胖次 转载了此文字